为什么说京东方的发展模式无可厚非呢?

时间:2018-05-16 09:54 点击:

  从地方政府来讲,引进一条高世代面板产线,意味着几百亿的直接投资以及巨大的虹吸效应,形成上下游几百家企业和千亿元的产业规模聚集群,无论是税收、就业、股权收益、经济活力等都是极具诱惑力,每一个地方政府都会从自身考虑。
 
  以北京政府投资京东方5代线为例,这笔投资非常划算。京东方5代面板产线每年上交利款10多亿元,上游配套企业上交税款27.8亿元,北京政府手里的京东方的股价从“债转股”时的2.72元涨到12元,北京市政府在股价10元时将一半股权变现卖了20亿元,剩下的股权市值也超过25亿元。北京市政府除了收回投资本金外,还净赚17亿元,这还不算每年的近38亿元的税收和大量的本土就业人员,可以说赚得盆满钵满,为后来全国地方政府争夺液晶面板项目树立了一个标杆。
 
  所以,只要听到面板厂商一有投建新产线意向,就有十多个地方政府争抢。就如惠科投建8.6/11代液晶面板产线,就接触了重庆、绵阳、北海、昆明、贵阳,郑州等全国各地政府,在投融资、配股、土地、水电、优惠政策等方面谈判,以争夺更大的既得资源。同时,各个地方政府、银团也在考虑在京东方、华星光电、中电熊猫、还有韩企三星、LGD,台资鸿海等企业之后,中国电子信息产业还容得下这么大的面板产能吗?以韩国及台湾地区的实力及市场容量,韩国政府及台湾当局能扶持两三家的面板企业可以非常适当,但放在中国大陆,就不适合了,整个市场的体量是不一样。当京东方突破8.5代液晶生产技术后,夏普、三星、LGD、友达、奇美(现群创)以及本土企业TCL、龙飞光电等纷纷申请建设高世代液晶面板产线。
 
  投建高世代液晶面板热出现后,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重视,为了避免重复建设造成资源浪费,由国家层面出面统筹规划,2010年初国家发改委决定批准5条高世代生产线的建设。
 
  从各个企业方面来讲,面对国内液晶面板市场1800亿美元的大蛋糕,不可能无动于衷。有技术、人才再加上雄厚的资金,当然会跃跃欲试。最先入局的京东方有技术、人才,当属领跑者;而TCL旗下的华星光电以台湾的面板人才+深圳政府的资金扶持同样快速崛起;韩企三星、LGD抓住了大陆第一波建设高世代液晶面板的机遇,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回报。中国的液晶面板产业发展还算健康有序。但当政策的约束消失后,在投建高世代液晶面板热潮下,台湾面板企业退缩了,韩企不在投建新的产线,日本只愿出售技术或者技术入股。最为疯狂的就算本土企业了,为了筹建高世代液晶面板产线,或挖角日韩台或本土面板人才,或购买国外相关技术,或拉国外面板企业技术入股,借助地方政府的资金迅速膨胀,整个液晶面板产业就如唐生肉,一哄而上。截止到今日,大陆6代及6代以上的高世代产线近30条,健康有序液晶面板产业发展被后来者打乱,导致整个液晶面板产业发展失控。
 
  现如今,一提到投资新的高世代产线,业界第一反应不是什么时候开工建设,而是新增的产线就会不会加重液晶面板过剩疑问?当时京东方北京8.5代线、TCL深圳8.5代线和昆山龙飞光电的8.5代线(最后改投6代LTPS产线)都已经获批。5个名额还剩下2个。而争夺这两个名额的候选项目还有5个:包括南京夏普的8代线、合肥鑫晟光电(京东方主导)8.5代线、三星苏州的7.5代线(后升级到8代线)、LGD广州8.5代线,和成都富士康8.5代线。在“五进二”的角逐异常激烈,2010年底,国家发改委批准了三星苏州7.5代线和LG广州8.5代线项目,日本和台湾厂商悉数出局。
 
  客观上讲,5条高世代液晶面板产线量产后,满足大陆市场对液晶面板需要。国家发改委只批准5条高世代线也经过有关专家学者论证后得出科学合理的结论。但2012年后,随着国务院及部委取消行政审批项目权限,并下方到省级地方政府一级后,摘掉紧箍咒的液晶面板产业一飞冲天,中国大陆的高世代液晶面板产线呈现井喷式爆发,并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。
 
  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钟灿表示,当前TFT-LCD超高世代线投资过热,应加强引导。现在很多地方不管有没有技术都在投资高世代线,我们要谨防投资过剩,避免重蹈前些年光伏过剩的覆辙。对此,我国企业建线时要充分评估风险、地方政府要谨慎投资、国家应加强引导和管理。
 
  中国大陆显示产业到2020年无可争辩成为世界第一,成为全球的重心,但中国大陆液晶面板就出现过剩的风险。第三方调研公司及行业协会的数据预测:2018~2020年,由于面板厂商不断扩大产能,产能增长率将会大于需求增长数据。2019年供需比将大幅提升至8.3%,2020年为8.8%,2021年预计为9.3%。可以判断2019~2021年液晶面板供给过剩风险可能增长,尤其是结构性过剩风险可能加剧。
 
  针对目前国内液晶面板产业现状,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过剩问题呢?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解决。
 
  1、靠市场的力量进行有效的资源配置,在竞争中优胜劣汰。
 
  液晶面板是一个高资本、高技术、高风险的三高产业,一旦入局,就骑虎难下,面板企业必须在技术创新、人才培训、量产规模等方面一冲到底。从目前的液晶面板产业来讲,10.5/11代液晶面板产线在国内的量产或筹建,企业间的投建高世代产线的竞争已经告一段落。如果有就是AMOLED面板领域的竞争。就液晶面板领域来说,目前企业间的竞争是量产时间、良率爬升快慢以及开发各种应用终端市场能力的竞争。
 
  当然,产能过剩必将导致产业出现恶性竞争,价格战将不可避免,从中国大陆到全球,市场价格战将无处不在,通过市场的力量让液晶面板领域的资源进行有效配置,在竞争中淘汰落后的产能、产品和企业。
 
  2、国家级地方政府应建立起重大项目风险预警机制。
 
  液晶面板项目投资巨大,应该谨慎的综合考虑各种因素,建立起有效的重大项目风险预警机制,有效防范风险,时刻提醒项目负责人所具有的风险意识和责任意识。目前,国家已经出台了重大项目的终生追责制,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的,地方领导人将被问责,从根本上杜绝拍脑袋的决策问题。
 
  2016年11月14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》,明确表示中央不会为地方政府举债兜底,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。
 
  3、政策及资金倾斜及扶持
 
  国家在规划新兴行业发展大计时,要在资金、政策等方面向上游关键设备、材料和EL显示领域倾斜,逐渐减少对液晶面板企业的补贴,把资金转向上游关键设备、材料和EL显示领域。所以,审批权下方,国家政策不能继续失之以软,应该利用政策对地方政府的加以引导,虽然这种导向性政策在地方利益考量上硬性影响有限,至少也是一种风险性的提示。
 
  4、大陆以外的面板厂重复申请建设投建叫停
 
  除非有技术差异性或者有更为先进的显示技术,否则不批准投建。就如台资鸿海旗下SDP广州11代液晶面板产线,采用的日本堺工厂10.5代导入IGZO技术生产8K超高精细影像的LCD面板;再如广州LGD投建的8代OLED产线;所以,当中国大陆液晶面板企业充分竞争后,崛起的本土液晶市场将不需要大陆以外的面板厂商重复申请建设。据业内人士表示,中国大陆早就停止了对国外高世代液晶面板产线的审批,所以当京东方投建第一条8.5代液晶面板线后,第一波液晶热潮,台资面板企业还有机会,越往后希望就越渺茫,当京东方投建10.5代线时,郭台铭在多次宣称在大陆各地投产高世代线后不了了之后,在广州玩真的,因他手里握了堺工厂这个王牌,有了底气。
 
  5、国家顶层设计,鼓励合并、破产、兼并和改造
 
  在国家层面政策失之以软的情况下,业界还是希望能够有个全面的统筹,就如国企南车和北车合并成中车一样,对国企背景的面板产业进行合并,对落后产线进行淘汰、转移(指生产产品类别变化)、改造(企业预留了造成成AMOLED产线)等,以更强的实力与国外面板企业竞争,实现面板企业的良性循环。
 
  工信部电子司副司长吴胜武4月8日在2018年全国电子信息行业工作座谈会上指出,鼓励面板骨干企业通过投资、兼并、重组等方式整合产业资源,实现主体进一步集中。引导面板骨干企业进一步向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、成渝鄂等产业集聚区布局,完善区域配套体系,实现区域间错位发展,培育世界级产业集群。
 
  总之,我们所担心液晶面板产能过剩的风险,是以统计当下总的面板产能规模与未来几年市场需要而做出的预测。当液晶面板集中量产就会形成结构式过剩。因为我国是全球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的重心。据统计,中国2017年生产手机19.2亿部,占全球产量的75%;计算机3.1亿台,占全球产量的95%;家电31.8亿台,占全球产能的95%;当然对显示屏的需要也是巨大的,就算当前中国液晶面板产业崛起,现在还是要从外国进口500亿元的显示面板。
 
  当前全球智能手机、平板电脑呈现饱和的状态、而PC的销量也日渐下滑,智能电视增长乏力的情况下,面板企业需要开拓更多细分市场来,比如京东方“芯屏器和”战略,努力开拓智能汽车、机器人、健康医疗、AI人工智能、IOT物联网、AR/VR、可穿戴设备、广告场景应用等领域,让屏幕找到它的归属。
 
  未来几年,这些应用终端领域会发展壮大和成熟吗?当液晶面板大规模量产后,没有巨量的新的成熟的应用终端市场消化这些显示面板,那么结构性的过剩问题就非常严重。笔者就这个问题问过京东方副总裁常程,他表示,目前京东方通过技术创新正全力推动产品的多元化应用,并对未来的市场前景保持乐观态度。